傲ㄆ

回首(二)

   这次黑爷会露面哦,师徒的相爱相杀敬请期待

      “哧——”刺耳的摩擦声和随之而来的痛呼让解雨臣心颤了颤,到底这是自家发小,要是折了他还得心疼死。还好吴邪只是被撞到了一旁没有出现解雨臣想象中血肉模糊的惨状。
        松了一口气的解大花就开始训小孩:“你他妈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心吗吴邪小朋友?过马路要小心你小学老师没教你吗?”“等等等等,大花老师我是伤员啊!你好歹先叫个救护车吧?再不济棺材铺总得先招呼一声吧?”
        解雨臣刚松下去的那口气又提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遍才发现吴邪背上全是被石子划出来的伤口,整个背上全是血。“你怎么不早说,待会伤口感染死这的可不是我!”解雨臣立刻撕了自己的外套给吴邪做简单的包扎。
        吴邪看解雨臣忙活着,自嘲地笑笑,“浪多了还真把自己给搭上了。这下好了,等他们来咱这儿,我就直接往路边一躺,指不定还能讹上一笔呢。”自嘲之余吴邪给车上那个已经傻了的司机做了个手势让他回营地通知一下医生,顺便摸了摸解雨臣的头,“得了小花妹妹,你吴邪哥哥没那么容易死,安心点儿。真担心我不如给我根烟抽抽?”
        看吴邪没什么事的样子,解雨臣就皱起了眉头,道:“不是我说,就您老这破肺,想要抽根烟还不如送你上西天。”话说得难听手上动作却不慢,递给吴邪半支黄鹤楼,“最多抽半支,再多就没得商量。”
       吴邪一接过烟就立刻点着,好像就怕小花后悔。“小花妹妹我真该娶你回家,我都大半年没抽到烟了。”“哼,当年让你娶你不娶,和那个张起灵打得火热,现在要娶我?晚啦!”解雨臣翘起兰花指和吴邪斗戏。“什么和什么呀,那时候我明明是和黑瞎子学格斗好吧?”
       “小天真!!胖爷我来救驾啦!还活着不?活着就给胖爷我吱一声啊!”胖子的大吼打断了解雨臣将说未说的话。“哎哟胖太监你救驾来迟你知道吗?”吴邪笑着打趣胖子,突然就晕了过去。“诶诶!小天真!”
     “你们瞧瞧,佛爷就是佛爷!就这个失血量一般人早凉凉了,咱佛爷一点事都没有!”穿着白大褂的女生一边手忙脚乱地给吴邪检测各种数据,一边吹吴邪。
    “哎哟,这个白昊天和刘丧倒是蛮配的,一个吹小哥一个吹天真。”胖子和解雨臣轻声吐槽。“去去,别和我讲那个名字,一听就想打人。”“你这娘家人当得不错啊花儿爷。”“当然,我可是小邪最坚实的后盾。”躺在床上装死的某人一个翻身爬了起来,“那后盾可不可以支持我那么一点点零用钱呢~”
      “gun。”从不爆粗口的花儿爷一脸冷漠。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张起灵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执行连,倒霉的王盟被老大一脚踢出来招待他们。
       该死的吴扒皮,这么大太阳还把我赶出来站着,活该他一身伤!王盟愤恨地碎碎念着,心里求那个什么单兵连快点来解救一下他。
      三十几个人排成整整齐齐的三列从远处走来,沉默而有序,像一台庞大的机器一样。王盟立刻紧张起来,感觉回想老大对他的描述:那个板着张臭脸的小白脸是连长张起灵,有一分老大帅气的娘娘腔是副连齐羽,最后那个戴墨镜的流氓是副连黑瞎子。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妈的智障,这算什么形容?
      当那群人走近后王盟才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这形容一点毛病都没有!

荒狗小甜饼,he结尾

还有两到三个小番外没码出来,今天抽了十几张符全是r卡,气都快气死了,真的没心情码番外

注:里面的那个想要狗子的阴阳师就是以我为原型的,若有雷同,那只是因为我们都喜欢狗子和荒川

一、
    阴阳师还是没有回来,在满地的灰尘中轻轻落下,大天狗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破落的小寮并没有多少人,他、雪女、烟烟罗支撑着这个小寮,其他的式神都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作为他们的哥哥姐姐又怎能不多加照顾。
    阴阳师已经太久没有回来了,久到他只能用记忆回忆阴阳师。阴阳师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她喜欢拉着他的袖子到处跑,在战斗失败后给他们鼓励。阴阳师也不是特别的聪明,给他带上了一套被服还沾沾自喜的向他邀功,但她又是唯一一个会为他们难过的人。直到分别的时候,他才明白阴阳师还是一个很绝情的人,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大张旗鼓的告别,只是悄悄的走了,再没回来过。
    “所有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阴阳师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起码她是做到了。
    捡起被小纸人丢在一旁的扫把,大天狗熟练的清理着庭院,倒不是他愿意做这份工作,只是待会儿孩子们就要起床了,总不好让他们吃灰尘吧。扫着扫着,大天狗看到角落里有一个圆圆的东西,本以为是粗心的小犬神落下的铃铛,捡起来却发现那是条胖嘟嘟的金鱼。思前想后,大天狗发现要么这是鲤鱼精和河童的孩子,要么就不是这个寮里的东西。原来结界已经这么薄弱了吗?
    阴阳师的力量会在寮的上方构建一层保护他们的结界,可阴阳师太久没来,这层结界已经快不堪重负了。结界一破,在结界外虎视眈眈的恶鬼们就再也没有阻碍了,大天狗真的不敢想象哪些小式神们的下场。他作为名震一方的大妖自是不会有事,但想要保护其他人就显得力不从心了,无边的耻辱在大天狗心中蔓延:作为爱宕山的神明,却连这些孩子都庇护不了,多么讽刺啊!
    将怀中的金鱼放入水池,大天狗抖擞抖擞精神,忙着给孩子们准备早餐。雪女已经把孩子们叫了起来,山兔骑着蛙先生冲在最前面,小蝴蝶紧跟在她后面。“早上好啊,大天狗哥哥!”“嗯,早上好。”揉揉他们的小脑袋,大天狗便去后院修炼,不是他不想和孩子们一起用早饭,只是他怕孩子们会问他阴阳师怎么还没回来,他不敢也无法回答。
   “嗨!那边的美人哥哥!你有看到我的金鱼先生吗?”隔壁寮的墙上冒出一个小脑袋,大天狗看了一眼,认出这是隔壁的小霸王金鱼姬,看来那条金鱼是她掉的。“我给你拿来。”
    将金鱼送上墙头,开心坏了的金鱼姬却突然掉了下去,大天狗担心地朝那边看了一眼,发现金鱼姬和另一个小女孩全躺在地上。一下就明白金鱼姬那个小个子是怎么爬上的墙头,一时间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不远处半躺在屋檐下看戏的某人摇扇子的手不受控制地快了几分。见t大天狗笑得这样开心,好奇的小式神们全围了上来,探头探脑地往墙那边望。将一个个小祖宗全放到墙头后,大天狗也爬上了墙头晒太阳,美名其曰看护孩子们。
   
    但大天狗万万没想到,这晒一晒太阳竟然还把自个儿也搭了进去。

二、暖呼呼的太阳光使人昏昏欲睡,大天狗的头一点一点的在睡与未睡间徘徊,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截洁白纤细的脖颈诱人得让鱼想入非非。眼见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荒川想上去搭讪又不知怎么开口,实在急煞鱼也!艰难的回想了一遍阴阳师和他说的活动安排,荒川便气势汹汹地向那边奔去。感知到有一股强大的妖气在逼近,大天狗立刻清醒,张开巨大的羽翼将孩子们护在背后。这样戒备的姿态让荒川不由得心生恶气,狠狠地一个游鱼将自家的小屁孩打落“赶紧的,阿妈说今天要去寮会玩。”
    看他们一行人走远,小家伙们又是羡慕又是渴望地抱着大天狗的腿,一迭声的问什么时候他们也能去聚会玩儿。大天狗摸摸他们的头,“等阿妈回来吧,等她回来我们就能去了。”这话假得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也是唯一的安慰,
    等待是心灵唯一的救赎,无论有没有结果。
    把烦人的小鬼们丢给阴阳师,荒川又悄悄地溜回墙边。大天狗一抬头就看到这个用折扇挡着脸的偷窥者。“您好,荒川之主。不知荒川的主人这是作甚?”见被发现,荒川也懒得再藏下去,轻摇着折扇走到了大天狗面前,“看你。你是大天狗?”荒川的阿妈是个狗吹,一天到晚就盼着能有个大天狗,各种秘方都用了,但偏偏就是抽不到,只好带着荒川到处给人解锁传记,然后求上几片碎片,从小到大被各式各样的大天狗虐了好几十遍的荒川只记得大天狗是个有漂亮翅膀的高傲大妖。而眼前这妖虽也有那么一对翅膀,脾气却是好得像个假狗子。“是的,我就是爱宕山的大天狗,我绝不是会拿他人名头作假之辈。”温和的笑笑,聪慧如大天狗一眼就看出这个家伙在想什么。或许是阿妈曾经说过的那句很有道理的话让他变成了这样,“只有被人宠爱的才能娇矜,不受关心的就必须坚强。”所以他的那些同类可以高傲,而他必须坚强。
  
   “好,我记住你了,大天狗。”荒川觉得眼前这人偷,哦不,娶回去作媳妇还是挺不错的。

三、互相的爱慕像是巧克力那藏不住的甜腻,两个人在明白各自的心意后就彻底的粘在了一起,直让寮里的那些单身狗大呼吃不消。不过同为单身的阴阳师却是这对cp的头号粉丝,她想要狗子已经很久了,这两年多里也不是没怎么出ssr,可这个执念就是消不掉,着魔一样想要。这次见她家小儿子开了窍勾来一只大天狗高兴得想窜到天上去,哪舍得阻止呀。
    荒川靠着梁柱上乘凉,而狗子靠在他的肩上睡觉。荒川看起来一本正经但仔细一看却发现他的耳朵都红得发紫了,手中的扇子也扇得一下快一下慢,还时不时偷偷瞥一眼睡着的大天狗。这个家伙确实好看,哪怕天天看这张脸,荒川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媳妇这张脸确实是好看得要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特别是还做了自己的媳妇(划掉)。
    可惜美好的生活就像童话一样易碎,依旧是温暖的午好,荒川睡得迷迷糊糊,大天狗却是突然惊醒,他留在结界上的封印破了!飞快地起身,大天狗振翅欲飞,反应过来的荒川一把扯住他,“别去,他们死了就死了,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大天狗也无力去指责荒川的自私,毕竟这才是大妖的本性,如果不是这些孩子他都很喜欢他,即使他秉持正义也断然不会去救,自然法则就是弱肉强食,杀死比自己弱的人或妖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他有什么理由去断绝别人对于活下去的渴望?但要让他看着这些喊他哥哥向他撒娇的小家伙们去死,他真的做不到。
    大天狗手中术印飞快结成并形成了一个护罩将荒川罩住,既保护了他又让他无法出来。“好好看着我,荒川,我将为你跳起灭世的舞蹈。”大天狗最后看了荒川一眼便狠下心来不再留恋,振翅飞离。
    那个寮里的式神已经全都转移到荒川那个寮里,但两个结界相通的链接却是断不开,而他要做的就是堵住那个缺口,不让任何一个恶鬼妖魂冲过去。
    被饥饿刺激得两眼发红的鬼祟们凶狠地撞击啃噬大天狗漂亮的羽翼,羽翼被伤之痛更甚于十指连心之苦,但大天狗不愿躲,不敢躲,不能躲,他只能咬牙忍下这剧痛。鸦黑的羽毛四散飞舞,散发着影影约约的光,像是夏夜的萤火虫一样美丽,这样美丽的东西代表的却是大天狗生命的流逝。羽翼渐渐消失,变为一对白骨,再无美丽的羽毛和强大的力量。荒川在护罩里痛哭流涕,这是他唯一的爱人,可他却在他眼前受如此大的苦。灵鱼凶狠地撞击护罩却帮不了荒川一丝一毫,他的指甲已经深深卡入肉里,汩汩流出的艳红的鲜血将他的眼睛也染红,疯狂和暴虐充斥他的心间。“大天狗,大天狗,大天狗……”求你快回来……
    私有所感,大天狗回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狂傲又让人惊艳的笑容,“好好看着吧,这才是我大天狗!”他在空中起舞,空中的羽毛伴着他旋转。荒川曾问过大天狗为什么他的身体会这么柔软,大天狗只是笑笑说你迟早会知道。现在荒川知道了,却又不想知道了。天狗一族擅长驭风,更擅长在风中舞蹈,但这舞蹈也是最为禁忌的秘术,因为舞者会渐渐融入风里,直到与风同存。大天狗跳舞跳得极美,艳丽又凄美,但在这美丽的舞蹈里恶鬼妖魂全都被切割分裂鲜血喷溅在风里。

   “再见,荒川,等我去找你。”这是荒川听到大天狗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家伙凭什么以为我荒川之主会等他?语调阴冷但压抑不住嘴角的翘起,他离开多久其实都无所谓,只要最后能回家就好。
   
    等待是世上最长情的告白,更甚于陪伴。

回首(一)

还是声明一下,这篇是微客邪,伪瓶邪,真黑邪!师傅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第一章
    据说,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呸,不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赴汤蹈火,冲锋陷阵,是国家最利的剑,最后的盾。他们在国家的机密档案里被称为——执行部。
   “哈……”吴邪打了个哈欠,又揉揉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哎哟你这小兔崽子,我TM和你说正事呢你给我打哈欠?”吴三省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这个大侄子一眼。“得了得了,我还是有听你说话的。不就是单兵连要和我们合并吗?正好让胖子和他家云彩多亲近亲近。”“你和我装个什么劲?我担心的是你小子,那个张家的后辈是单兵连长,这次是肯定会过来的,你行不行啊?要是实在不想见他,你三叔我还是有能力拒绝的。别委屈自己。”
    静默了好一会儿,吴邪无意识地摩挲着自己的食指,啧,烟瘾又犯了。“没事,我无所谓。他们要来就来吧,大不了老子就当看不见呗。行了,就这样吧,我先去通知一声,你忙着吧。”吴邪拔腿就走,只留下略微消瘦的背影。吴三省望着他的背影,只是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胖子!让那群家伙别练了,立刻给我到会议室集合去。”胖子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道:“哎哟我去,小天真您老这是脑抽筋啦?你居然会让他们停止训练而不是加倍训练,娘娘你没事吧?” “胖子你这九曲回环腔练的不错嘛,赶明儿把你卖到青楼去学个几曲去。”吴邪挑挑眼角又狠狠地往胖子背上拍了一下,“好了赶紧的,有大事呢。”
    吴邪一进会议室就看到自家发小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哎,小花,你怎么来得这么快?”解雨臣瞥他一眼,道:“你倒是很镇定嘛,怎么的,那个什么单兵连就这么想踩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说着,他理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好像不甚在意的样子,“听说那个姓齐的家伙也要来,怎么?他们还想来咱这秀一波恩爱?”
   “恩,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也反抗不了。干脆就随他们折腾去。在老子的地盘上,谅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烦躁地揉了揉一头短发,吴邪愈发想要来支烟镇静镇静。
   “那我倒是想知道,这合并后的营长,又是谁来做?”到底是解家的少当家,一下就抓住了最重要的一点。“小花,你也知道,我当这个营长主要还是靠脑子的,就身手来说,你和胖子都比我强得多。这次合并也就是因为咱武力值实在不达标,上面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再说,我这样的身体也当不了这个营长啊。”
   “你别说,小天真。胖爷我倒是觉得你当这个营长很合适,反正胖爷我力挺你当营长!”“就是就是,他们来合并,抢咱的地盘,吃咱的粮食,还想翻身当主人?!这算什么事!”不知道偷听了多久的士兵们纷纷嚷了起来。
   “好了!闹什么?这是和老子耍脾气来了?”见吴邪真发火了,下面的人立刻安静如鸡,毕竟这个神经病是真的惹不起的。“老子就和你们讲清楚,这是上级的命令,说和我闹我就弄死他,但你们也得清楚,这是咱的地盘,由不得外人撒野,该动手的时候别和老子客气!反正都算你们花爷的~”原本一脸骄傲的解雨臣在听完最后一句话后脸上有荣与焉的表情立刻切换成了“妈的老子要弄死这个皮皮狗”
    吴营长在向他的士兵们装完biliti后立刻扭头打算跑,然而他温柔又体贴的发小小花同学一把扣住了他的肩膀,“哟,刚刚不是很拽吗小吴哥哥?怎么啦,就这么急着走吗?”故意扭捏的萝莉音实在让人敬谢不敏,但饱经风霜的吴·老司机·邪用更造作的萝莉音击垮了小花同学:“哎哟讨厌啦死鬼,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连个biliti都不让我装了~哼~~~”酥中带颤的尾音吓得解雨臣手一松,老油条吴邪抓紧机会转身就跑。
    在营地的大路上,吴邪一边跑一边回头嘲笑解雨臣:“怎么的,道行还不够吧花儿爷?被我轻松解决啊?你这么多年娘娘腔白练啦~”解雨臣紧追在他后边,“我可去你丫的吧,吴独秀你可小心别被老子追上,逮到你就先往死里打!”
“哟哦哦哦哦,来呀~我……”
    狠话还没放完,吴邪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迎面开来一辆军用卡车,他tm都快撞上去了!